我对果蔬业一点兴趣也没有

今天突然有人问我,对果蔬业是不是感兴趣?我不禁骇然,迟疑了一会道,有那么一点兴趣,说来听听。他神采飞扬的夸夸其谈,结果是驴唇不对马嘴。最后我无奈,只好告诉他一句话:这还真TMD是果蔬业。对果蔬业,上学的时候,或许曾经有兴趣,也有性趣,但是现在我已经不想再提到她。

上学时的笔记本或者课本上有个习惯,一页上能贴很多的小方块。这些小方块有的是从复习资料上剪下来的,有的是从试卷上剪下来的,有的是之前做好的笔记。

笔记本从来都是给自己看的东西,而不是让老师打个对号而已。有些辅导书,上面对于我来说,有用的可能并不多,那么我直接剪下来就好咯,何必每次都要乱翻书呢。也是这样,我得历史课本比别人的厚很多。

很多其他班的学生来借课本时也专门借我的课本。然我就不明白了,当时这么好的一个优点,现在竟然没有保留下来,也是悲哀。然而,我丢掉的,又何止这些呢。

这一年就要结束了,也该整理整理一些文字,还有自己的思绪呢。

Tags: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