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高飞传奇》第一章:吴桥客栈的神秘老者

“师父,前面就到沧州地界了,你不打算回老家去看看吗?”不一会儿,高飞已经问了三遍。

师父的茶杯举到一半稍稍停了须臾:“呵,是么?咱家不是在济南城吗,小飞这么快就忘记了!”

高飞心中暗想:“人们都管师父叫周疯子,看来确实疯的不轻。从不认真和别人讲话,就知道在这打哈哈。”

此时只顾着吃的刘文晔娇滴滴的说:“师父好多年没回家,爸爸妈妈会担心的,师父快点回家看看吧。”刘文晔望着师父,高飞望着文晔。

听到这话,师父笑了,摇摇头没有说话,继续喝着手中的茶。

“听说沧州人杰地灵,有很多拳师和剑客,我们几个一直想去那儿多学几招呢,也好报效大清。”张逵也放下手中的驴肉火烧劝说,随即向着旁边几个人问到“是不是啊,哥哥们?”

哥几个一脸惊讶,忙说道“是呢是呢,久闻沧州武术大名,不妨师父带我们一块去看看吧?”

只有坐在刘文晔旁边的戚筱瑷没有说话,用纤纤玉手遮住那樱桃小嘴细细品味着这正宗河间驴肉火烧的美味。

“外国鬼子都用枪了,你跟这群莽夫学武术也没多大用途,不如好好读书!”听到这里,师父周疯子突然高声说者。这声音,数丈之外都听得见。

这沧州也是大名鼎鼎的武术之乡,“镖不喊沧州”这是连大清的御用镖局都不能违背的清规戒律,周疯子竟然如此傲慢无礼。虽说这吴桥镇尚不是沧州地界,可也就半天的脚程,这儿保不定就有几个刚好路过的沧州武者呢。

张逵低声低估着什么“我师父的内功天下第一谁人不知,你个疯子……”,却不敢大声,只见手中的筷子被轻松的插进饭桌里。

这周疯子可是高飞和刘文晔的师父,高飞暗自用脚踢了他几下。刘文晔虽说是个女孩子,若不是周疯子紧接着接了话茬,恐怕又要动手打人了。

“北京颐和园的电灯听说过吧,那家伙,到了黑夜,整个颐和园和白天一样一样的。一百多斤的大炭能照几个小时,你师父内功再高能发他娘的电!”

“周师傅,我们知道其实你早就想回家了,前几天在德州的时候还听你念叨沧州的那些老朋友呢。只是担心当着我们的面不好意思主动开口,他们才这样说的,您老人家就不要生气了。”萧姑娘忙打圆场。

周疯子心中暗想“哎,也是啊,出来闯荡十余年,也很久没有回家看看了。几次去京城路过沧州,也是公务在身,没有空闲时间呢。”

不远处出过来两人打断了周疯子的思维,其中一个到:“老贼,休得口出狂言。沧州与我曹州,皆为武术圣地,侮辱沧州就是侮辱我曹州,就是侮辱我整个江湖。”

又是张逵竟然第一个跳了起来,定睛一看,原来是一个胖子和一个矮子。这胖子虽说不是巨胖无比,可既然是个练武之人,也算是江湖中最胖的一个了。另一个身形奇矮,比只有13岁的张逵还要矮半头,抬头看着张逵:“哼,小毛孩子凑什么热闹。”

“休得无礼。”周疯子厉声道,心中却暗想“张逵这小子啊,别看表面和谁都对着干,内心还是不错的。”

“前面两位岂不是曹州三杰中的王彪和冯伟,久闻大名,失敬失敬。”

王彪心中一乐,对冯伟小声道:“嘿,你看,人出名就是好,到哪都有人认识,这就叫那什么‘天下谁人不识君’”。

八百里之外的竟然有人道出了自己的名号,冯伟已然知道这人来头不小,说话自然谨慎了许多:“先生即同为江湖中人,为何又要忤逆江湖?”

“外敌入侵,英法联军抢了圆明园,纵使双拳四手,却也难敌火枪利器,方才之言仅是陈述事情,何来忤逆之有。”

冯伟感觉此话有理,甚至生了一丝敬意:“敢问阁下尊姓大名?”

“哈哈,鄙人有姓无名,人送外号周疯子。”周疯子见气氛和谐了许多,便乐呵起来。

“哦哟,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周老前辈,失敬失敬,这就叫那什么‘有缘千里来相会’”。

“王先生谬赞了。”

“我们二人本打算前往沧州切磋武艺,既然如此,还请周大师赐教两招。”冯伟已然知道周疯子不会与他切磋,故意说这客套话。

“岂敢岂敢。周某多年不练武,实战之类,早已生疏。周某向来听说曹州三杰形影不离,为何大个子元志。”

“哎,前几日镇子上有一巨熊作乱,元志兄与巨熊搏斗,不慎左腿负伤,在家养伤呢。”

张彪心中暗想:他娘的,一群习武之人,装什么穷酸书生。“嘿,姓王的,咱俩比试比试!”

“小毛孩子瞎捣什么乱。”王彪道。

“可别小看他,他可是千斤王许大力的得意弟子呢。”

“这几个小伙子都是师承名家,更是名震济南城的明湖七侠,加起来也有三十年武龄,与他们比试比试何妨。”

王冯二人本不愿与这些小孩打闹,也自知不是周疯子的对手,可又不想这么一走了之。打败一群小毛孩子,虽不光彩,却也是周疯子的徒弟,故意迎合道:“久闻明湖七侠大名,还请赐教。”

“这两个小贼就不劳烦三姐、七妹亲自动手了,我们五个人应付得来。”高飞到。

刘文晔吐吐舌头,没有说话。

“哥哥小心点。”高飞的小妹高晓彤说。

明湖五侠对阵曹州二杰,虽实力差了点,却有人多的优势,不到一刻钟的时间,已经将两人打败。

“小小年纪,竟有如此神功,冯某人实在佩服。”

“王某人佩服,这就叫那什么‘自古英雄出少年’”。

“不敢不敢,刚才若不是两位大师见我们年纪小手下留情,倒下的就是我们了。”见到张逵想要说话,大哥卫东急忙说道。

“天色不早了,吃完饭早点休息,第二天好赶路。”

“不是说多待两天吗?”戚筱瑷有些疑惑。

“哈哈,你们不想去沧州看看吗?”

“我看你还是早点赶路走人吧,沧州就要大祸临头了,不是你去的地方。”旁边一个老者说道。

“老前辈何出此言?”

“儒以文乱法,侠以武犯禁。自太平邪教、捻军暴乱之后,朝廷早就视这些习武之人为眼中钉肉中刺。”“近日来京城新成立了‘大清押运局’,八王爷奕焱是总管,第一个目标就是要灭灭这‘镖不喊沧州’的威风。”说罢转身就走。

“你是哪人,你打哪知道这事地?”夏浩武问到。

“小地方北京。”说罢已经消失在人海中。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